《情书》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张兆和与沈从文相识于上海吴淞的中国公学,沈从文是教师,张兆和是学生,两人相差八岁。沈从文从1929年开始对张兆和的追求。

后来沈从文去青岛大学教书,照样殷勤地空中飞鸿。1932年暑假,饱尝思念之苦的沈从文来到苏州,看望他心目中的“女神”。张兆和的家人比张兆和更早地接纳了这位文坛天才,张兆和坚如磐石的心也开始动摇起来,她自己说,“是因为他信写得太好了!”细究起来,这动摇究竟是因为沈从文文字的蛊惑力,还是因为他骨子里的善良,或者是滴水穿石的顽固?

今天读的这情书是的其中一封,也是其中流传最广的一封。在这样的爱情的怀抱里,谁还舍得、又怎么会老去呢?

 

《情书》
作者:沈从文

一个白日带走了一点青春,
日子虽不能毁坏我印象里你所给我的光明,
却慢慢的使我不同了。
一个女子在诗人的诗中,
永远不会老去,
但诗人他自己却老去了。

我想到这些,
我十分犹豫了。

生命是太脆薄的一种东西,
并不比一株花更经得住年月风雨,
用对自然倾心的眼,
反观人生。
使我不能不觉得热情的可珍,
而看重人与人凑巧的藤葛。
在同一人事上,
第二次的凑巧是不会有的。

我生平只看过一回满月。

我也安慰自己过,
我说: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
看过许多次数的云,
喝过许多种类的酒,
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沈從文(1902年12月28日-1988年5月10日),原名沈岳煥,生於中國湖南省鳳凰縣。是中國現代著名的文學家、小說家、散文家和考古學專家。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