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特征的弥散现象浅析

作者:狂野周末    QQ:2595942563

语言是人之间交往的重要工具,也是咨询师对来访者进行心理咨询的第一个窗口。本文将从语言角度浅析语言与心理的关系。

我们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人在思考时是借助语言来进行的,幼儿在学会写字之前先学会了如何用语言来表达自己的需求。本文中所说的语言仅限于沟通交流中所使用的言语。

一、心理特性的弥散现象

心理学认为心理问题与生活经历有关;教育、生活环境、特殊经历等等都是导致心理问题的原因。也就是说,一个心理健康的人可以在外部环境的影响下改变原来的心理状况,演化为人格、气质等固定心理特征,在咨询过程中我们用心理“泛化”现象衡量心理问题的严重程度。泛化、人格、气质、抑郁、躁狂等这些现象昭示着人的情绪在生活中表现某种整体特征,把从健康心理在经受某种影响后演化为整体型心理现象的过程称为心理特性的弥散现象。

二、语言的形式

语言的基本元素是词语,名词、代词、动词,副词、形容词;词语的上层是语句的句式(陈述句、疑问句等)和修辞手法(比喻、隐喻等)。

名词是事物的标签,是语言中的最基本元素。我们在认识世界过程中,最终都要回答“是什么”的问题,由名词开始组成对事物的描述,因此名词构成了认识的终点,也是思维的起点。

动词是语言中的关系连接符号,系动词是关系连接的省略表达。“A 跑到 B 点”,“跑”这个动词是 A 在 B 点的原因,因为 A 具有跑的动作,所以 B 点上有了 A,人物与空间的重合是“果”,这个“果”具有了合理条件。“A 是 B”,在表达中并没形成完整的关系描述时,使用系动词省略两者之间形成原因,只求在两者间建立因果关系,这里将存在强烈心理暗示。“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为什么是 ?言者隐藏了什么 ?这种表达的实质内容是十分可疑的。

代词在语言中具有了角色空间属性,比如“我认为”中的“我”就指明了“认为”之后的内容出自“我”的位置,往往在这类表达中重点不在与“认为”的正确与否,而在于“我”的位置是区别于听者的。代词虽然常被省略,但这并不影响人们对位置的判断。这种位置划分有隔离的效果,也有阻力的作用。在“我”的私有领地,“我”就是王者,进入者必须得到领主的许可。

 

形容词和副词是情绪的位置,前者以物质为对象,后者以关系为对象。言者通过形容词和副词使用来表述自己对事物反应的情绪程度。具有夸大缩小的特点,夸大或者缩小存在心理动力因和失真现象。失真是对客体描述的偏移,比如“美丽的花朵”,这是把人对美丽的认识附加在花朵的描述上,夸大对花朵的描述。当形成语言时,它所传递的是言说者对美的认识结构,而并非花朵本身,言者期望得到的对自身情绪投射的回馈,这种回馈是观念的再确认。回馈可以来自于他人,或者自己,来获得与表达美丽的情绪等效位置。

修辞手法和句式具有更高维度,它们基于词语。假设修辞为函数 F,各种类型词语为x,y,z…;那么语句 L=F(x,y,z…)。因此在面对经过修辞处理的语句时,要获去修辞语言中的心理信息,就必须扑捉到 F,可以理解为函数 F 具有不受词语控制的独立频谱。拉康曾对比喻和隐喻的心理形式做过分析和对比,比喻是从本体开始的偏移,隐喻是隐藏本体后开始的偏移,它们包含更多的心理内容。

三、语言的限制

语言来自已形成的语言经验,因此语言受到经验的限制,语言的极限形成分为两个方面,一是语言相对客观事物的词语种类数量极限,二是词语的组合形式极限。从符号学的角度理解,即能指极限和所指极限。在本我、自我、超我的结构中,本我隐藏在处于现实边缘的自我后面,对自我和超我产生影响。而语言也分为作用于现实的语言和作用人本体的语言,因为我们确实是用它们来思考。

如果语言是心理的实在,且词语类型,语句形式具有有限结构,那么以本我为广旷基础的冰山形式就可疑了。相反,将这个冰山结构应该倒过来,有限的本我结构,无限的自我形式。自我是本我的经过思维处理后所形成的五彩斑斓。

 

语言构成逻辑关系,逻辑关系存在语言中,由于语言的局限导致因果逻辑的循环,逻辑产生人的心理倾向。弥散现象具有语言逻辑狭窄的基础,事物被隐喻到这个循环中,即便是不同事物也会出现一致的心理特征。

所指中的所字,在汉语中是区域、位置的含义,如:“居所”、“如你所说”等等。“如你所说”中“所”表示“说”的内容和动作出自何处;能指中的能字,在汉语中理解为能量,如:“势能”、“这事我能做”等等,“我能做”中的“能”也是势能。司机看到红灯时,完成减速停车动作,这是由符号产生意识的过程。在这个事件当中,红灯为客体,它的位置区别于主体,司机阅读到这个符号后,产生主观意识,改变了汽车的能量形式。因此,从汉语的角度讲,所指和能指理解为客体与意向是比较合适的,人的所有行为都是在主观能动性上产生的能量形式。我们所说的主客体不一致是指在参照社会标准下,人的行为不符合社会标准,即人的能量转换形式不符合社会标准。在语言逻辑局限下的一致心理特征影响下,导致面对具有区分性客体时反应出具有一致性的意向,导致出现主客体不一致,偏离社会标准。

四、记忆的影响

一个心情开阔的户外运动爱好者来到山顶,他是如何来复述景象呢 ?如果是一个正在承受某种强烈情感刺激的人来到山顶,他又会如何复述景象呢 ?

我们对语言本身的记忆能力使得我们完成了对抽象事物的掌握,比如逻辑,文化等等。这些并不存在于实在之物中,无法感知,而是存在于语言中,通过对语言的记忆完成了掌握过程。我们会筛选对语言的记忆吗 ?那次去山顶,对景象体验复述的语言会被记忆吗 ?那些夹杂在语言中的心理状态会被一同保留吗 ?这些问题的答案是显然的,心理状态会通过语言保留下来。因此我们能想起开心的事,也会想起不开心的事。

综上所述,在我们记忆中包含事物和语言。语言并不需要通过文字来记忆,我们记住的是声音,那些随语言保留的情绪转化成语言形式夹杂在对事物的记忆中。有些案例显示当听到某个发音时,人的情绪就会发生变化。当处于某种情绪的环境中,环境的场景时时在变,而情绪的倾向却未曾改变。因此,场景记忆没有得到加强,而情绪被强化,最终,人们不会记得具体因何事产生的心理变化。因为声音与事物的联想功能被破坏,苹果的发音不能对应到本体了。

结合前文所述的声音与事物的不一致现象,情绪的强化和事物的消退和模糊,导致人失去了对符号产生正确意识的现象,最后由意识产生行为偏差。

五、心理特征的强化

范畴是经验产物,在推理中过程作为先行约束条件。在对未知进行探讨时却不是这样,未知不具备属性,并不受受范畴约束,范畴的产生是在探索结束之后,因此这个探索过程是发散的。人的思维总是有极限的,在面对需要对未知独立思考,而没有先前经验的情况时,思考的方式是发散的,且借助语言模式进行推演。一般情况下,人们并不需要思考未知问题,在强冲击下,原有经验体系无法承受现象的冲击,人们需要对新的情况做出回答。在原有语言结构的作用下,这类思考具有两个特征,一是将原有的心理特征扩散到对新事物的思考中,二是再一次重复记忆原有的心理特征。这个过程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不需要回忆过多的场景,记忆中的信号直接从语言的音频中渗透。从而,主体完成了通过语言对事物的复述,这种复述并不是纯粹的,而是带有心理特征的。心理特征随时间从而弥散到了整个生活中,最后稳定下来。

从语言与思维的统一角度来看,心理特征弥散是语言极限与现实的冲突结果。心理特征弥散往往显示出逻辑性,咨询师必须具备相对稳定成熟的经验系统,否则无法察觉来访者的弥散现象,甚至会认同弥散,这将对观念修正不利。

六、总结

本文从语言中的心理特征入手,说明借助语言思考的思维形式中心理特征的由来。从语言的限制角度阐述了语言中的心理特征的受限性。从记忆角度阐述语言中的心理特征是如何开始脱离事物本体。从认知角度说明心理特征是如何得到留存和强化的。本文是本人对心理特征弥散原因的尝试性解读,有很多不足之处,望大家批评斧正。

 

狂野周末

2015.11.28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