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评论】钱学森之学问

QQ截图20150915091733

节假日宅在家里,也不是不想出去走两步,能走吗?走不了。孩子要中考了,作业特多还要上辅导班。孩子累、家长累、老师也累,大家都很累。寓教于乐,那是传说;因材施教;更是天方夜谭;不懂英语,还算是人才?…中国肿么了?非要自己生活得如此辛苦?

也巧了,今天,中青报刊发文章《钱学森之问,更是体制问题!》,看完之后感觉,多么熟悉的声音,陪我们走过几十年的风雨,从来也不曾消失,生怕你把它忘记——“体制问题”。体制是个筐了,啥都往里装!

这钱学森,钱老之问:为什么我们学校里总是培养不出大师级的杰出人才?当年轰动朝野,引发广泛热议。今天中青报之蔡德成先生再次啰哩啰唆、嘚啵嘚啵半天,也没得出一个直接了当的结论。

蔡先生论述:“毋庸置疑,‘钱学森之问’,既是一个‘科学之问’、‘教育之问’,实际上,更是一个‘体制之问’、‘历史之问’。”

蔡先生讲:“30多年来,亿万中国农民和农民工,得以摆脱几十年间的土地禁锢、农村禁锢,获得人身和劳动的初步解放,他们在争取自身人身解放、经济解放和勤劳富家的奋斗中,也为中国现代化发展大业,作出了惊天地、泣鬼神的伟大贡献。”

你说的这些,钱老能看不到?NO既然经济如此惊天地泣鬼神,钱老问的就是经济发展了为何培养不出大师级的杰出人才呢?

蔡先生如此作答:“通过政治改革和民主解放,也能像市场经济带来巨大动力、活力那样,在精神、思想、科学、文化领域获得民智民慧的大解放、大释放、大勃发,又何愁在我们大冰山的顶尖上不会连连向世人闪耀出傲人的光芒?“钱学森之问”不也就豁然而解了吗?”

说了半天,猴子尾巴变不了了,一言蔽之:政治西方自由化、民主化!钱老在美国生活多年,是新中国航天之父、导弹之父、自动化控制之父和火箭王,历经前后30年,见证了改革开放。你们教授、专家、学者们这个猜,哪个揣摩!你以为人家钱老真的不知道?他比谁都清楚,透亮着呢!

 

 钱学森同志九十年代初期,他在与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黄楠森、张光武、王东和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教授钱学敏四个同志的一次谈话中,曾经强调说过:“如果丢掉了毛泽东思想和公有制,中国就完蛋了!”这就是钱学森的答案!

 

钱学森为何这样说?敢这样直白的讲?

 

 他的信仰:”热爱祖国、崇尚科学、追求真理、报效人民!”无私者的大无畏精神!钱老回国后拒绝再次踏上美国国土,即便是给他颁发大奖和奖金,他一口回绝:“如果中国人民说我钱学森为国家、为民族做了点事,那就是最高的奖赏,我不稀罕那些外国荣誉头衔!”

 

 首先我们看到的是钱老是和四位哲学家谈这个问题的,这是科学家与哲学家的探讨。钱学森说过:“毛主席对物质无限可分性的问题,从唯物辩证法的高度,作了非常精辟的论述。”77年的粒子物理研讨会,诺贝尔物理学奖格拉肖就提议粒子该命名为“毛粒子”。真正的世界级经济学家往往是哲学家、政治家。

 

钱学森:“回国后我同毛主席有过多次接触,他也问过我一些科学上的问题。他的智慧主要来自马克思主义哲学和历史、文学艺术修养,来自革命战争的锤炼,很了不起。他对科学问题也十分关注,下了很大功夫进行研究。他的理论著作《实践论》和《矛盾论》,可以说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光辉篇章。我回国后曾反复学习,深受教益。”

 

    钱老接着说:“我在美国搞的那些应用力学、喷气推进和工程控制论等等,都属技术科学,而技术科学的特点就是理论联系实际。我写的那些论文选题都是从航空工程和火箭技术的实际工作中提炼出来的。而研究出来的理论成果又要与实验数据对照,接受实践的检验。这个过程往往要反复多次,一个课题才能完成,其成果在工程上才能应用。这就是毛主席在《实践论》中讲的道理。”

 

毛泽东原本是一名小学历史老师,他多次谈到中国的教育弊端:“不要把分数看重了,要把精力集中在培养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上,不要只是跟在教员的后面跑,自己没有主动性。反对注入式教学法,连资产阶级教育家在五四时期就早已提出来了,我们为什么不反?只要不把学生当成打击对象就好了,你们的教学就是灌!我过去在抗大讲课就是把讲稿发给学员,我只讲三十分钟,让学生自己去研究,然后提出问题,教员再答疑。高年级学生提出的问题,教员能答百分之五十,其它的说不知道,和学生一起商量,这就不错了。不要装着样子去吓唬人。

 

大学教育应当改造,上学的时间不要那么多。文科不改造不得了。不改造能出哲学家吗?能出文学家吗?能出历史学家吗?现在的哲学家搞不了哲学,文学家写不了小说,历史学家搞不了历史,要搞就是帝王将相。要改造文科大学,要学生下去搞工业、农业、商业。至于工科、理科,情况不同,他们有实习工厂,有实验室,在实习工厂做工,在实验室做实验,但也要接触社会实际。”

 

我们再看看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丹麦!人家是终生学习精神,不重视文凭,国家部长中也有高中生,但人家丹麦拥有13位诺贝尔获奖者,事实胜于雄辩。为何最幸福?浓郁的社会主义氛围,崇尚奉献精神,免费教育。人家经历了《卖火柴的小女孩》之悲惨经历,拒绝再受“二茬罪”。当然,我们是学不来,谁学丹麦一定被扣上“文革”的大帽子。学美国?美国学谁呢?总统推荐《毛选》,美专家到丹麦研究奉献精神、自律精神和集体主义思想。

 

我们部分人污蔑排斥毛泽东思想,普京都看不过去了,在《真理报》刊文:“中国的毛泽东,是人类社会的伟大领袖。毛泽东搞的不是个人崇拜,而是人民崇拜!因为他赢得了绝大多数人和许多正直善良的外国领导人由衷的和发自内心的崇拜!我的从政之道,就要向毛泽东学习。但是,到死我也学不到毛泽东的雄才大略和文治武功。因为,毛泽东是个世界奇才,我的能力永远也赶不上他老人家!我要强调的是:那些否定毛主席的小人,就连敌人也看不起!我也是追星族,我的偶像,是毛泽东而不是***!”普京践行人民民主,严禁出现寡头经济和寡头政治,祸国殃民。

 

无独有偶,法国奥朗德竞选时对法兰西人民讲:“执政党在自己的国内,获得毫不含糊的支持,国民以天下为己任,在某些场合为了保家卫国、为了国家的未来,不惜付出些许代价。一个国家拥有了这样的力量,外交才会有根本的力量。国之力在民,民之力是外交之力,这是外交最基本的原理。这是我对毛泽东外交感触最深的地方!”奥朗德对富豪征税税率80%,这就是共富之策,走共富之路,人家就取得人民的支持轻松打败萨科奇了。
我们的水稻之父袁隆平,原来是一名普通的人民教师,心系国家粮食安危,成就卓越而辉煌;67年为了疟疾疾病,屠呦呦研制出蒿青素,荣获诺贝尔奖风向标拉克斯奖;邓稼先带着一帮娃娃兵,清华毕业生,咋样?原子弹,我们有了!

 

十年强国,看的是经济制度;三十年强国,靠的是社会制度;千百年的强国,唯有只有——文化。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是思想信仰文化。实践、时间业已证明,毛泽东思想文化是拯救中华民族,实现民族复兴大业的文化之魂。

 

有人说“制度是老虎”。我认为,老虎制定的制度才是老虎制度,人民民主制定出来的制度会把老虎关进笼子里。因为,制度是人制定、执行、落实的。毛泽东说过:“治国就是治吏”。

 

“钱学森之问”你就别乱揣摩了!钱老答的很精辟:“如果丢掉了毛泽东思想和公有制,中国就完蛋了!”错了吗?

(文章来源:人民网)

 

 

未名湖畔 – 精彩评论     http://weibo.com/u/3273589623

我们知道,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总是培养不出杰出的人才?”,这竟然成了一个恶性循环,自从钱学森提出之后,一直被视作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明明知道问题所出现的地方,却明明不知道修正与改正。没有杰出的人才是必然的,理由很简单,所谓杰出人才的好奇心没有发挥到极致,没有一个人真正地用一生来实践他的好奇心。

可以想见,目前的学术研究领域,有多少人是被饲养着,他们像寄生虫一样,靠着哪点科研经费作为自己谋家发财之道,怎么可能会出现杰出的人、杰出的贡献。

在这里,我们可以试着回答一下钱学森之问。钱学森之问,其中隐含的一个推论是我们现今没有杰出的人才而且总是不曾有,可见钱老所说的杰出的人才的真实涵义有多么高,对杰出的人才的要求有多么高,可能钱老拿自己作为标杆来衡量人才的标准。拿钱老来作为评判标准是根本没有问题的,他在科技领域所做的贡献完全是很多佼佼者所望尘莫及的。那么,钱老为什么会突然有如此感触,发出这样一个世纪之慨叹,难道说他是在担心后继无人,没有人可以继承自己的衣钵,还是别的。

我把钱老的这个问题理解为三个方面。一是我们有没有可以塑造的杰出之材,没有杰出之材无论如何是培养不出杰出之才的;二是我们能不能培养出杰出之才;三是我们对这些已经培养出来的杰出之材能不能充分地利用。根据这一逻辑,钱学森之问的原因则会出现在这以上三个方面。与之相对应,首先,我们在遴选人才的材料的时候有可能会出现问题,现在的教育完全是义务教育,重点在于扫盲,对于天赋异秉的好苗子自然无法照顾到,这有可能是最根本的原因,“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没有清泉怎么可能会有源源不断的活水呢。其次,我们能不能培养出杰出的人才,关键在能不能,而问题的主要责任要归咎于教育,要么调动学生的兴趣,育得大木柱长天,要么普及义务教育,提高全民素养。就目前的教育现状来看,我们无能为力,但是这不影响我们作相关的思考。要培养出杰出的人才,并非一朝一夕,并非一日之功,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因为我们目前的政策不可能以牺牲提高全民素养的代价来换取培养杰出人才的出现。最后,这个问题可能与钱老自身的经历与体会有关,因为他是一个海归回来的科学家,他在国外可能有更好的研究设备与平台,但是他毅然选择祖国对他的召唤,选择了对祖国的信任与认可。可能还涉及其他方面的一些因素,总之就是能不能把好钢用在刀刃上,真金能不能让其闪耀它的光芒。现在的中国,各种形式主义与条条框框的门槛把可用之材闭之门外,也是导致杰出人才无法出类拔萃的一个原因。最为致命的是浮躁与功利的时代,让这些本来可以闪耀的奇珍异宝丧失了它们自己的光芒,最后沉沦了。经不住现实的磨砺与孤独寂寞的欺凌,是主观原因。

教育制度的不良之处还在于每年培养出一支失业大军,教学与应用几乎脱轨,专业不对称而就业的学生几乎让人不敢想象。大学就好像一个养成所,把你最美好的年华虚度度,让你在最美好的年华里去面对残酷的现实,在现实的逼迫下你不得不选择妥协。因为你要为你的恋人而考虑,你要为你的家人考虑,你还要为你的亲戚与朋友而考虑,中国人一直信奉为面子而活、为别人的看法而活,这一点都不假。我们知道,中国现行的教育制度是民国时期向西方学习的思潮当中学来的,可是经历了将近一个世纪依然没有什么大的改变,国情世情变了,而教育制度依然没有改变,这能不滞后、能不落伍吗?

最后,我们来讨论一下对人才的利用问题。钱老提出世纪之问,可能对他自己来说是有亲身体会的。我们都知道,钱老是留学归来的学子,新中国的成立呼吁着他来建设自己美好的祖国,可是当他选择回国的时候却遭遇软禁,一关就是五年,几乎不让他接触与物理学相关的东西。遗忘并没有输给时间,他在回国的油轮上,望着客居他乡的祖国,归心似箭。他知道,选择把自己的才华留在他国,不仅可以享受优厚的待遇而且也可以享受完备的实验环境,这对于他来说可能更有利。但是,他依然选择了条件艰苦、待遇相当差的祖国。因为他相信,就算养育自己的祖国的环境是有多么恶劣,但是祖国渴望需要他,尽管科学没有国界,但是科学家毕竟还是有国界的。提出世纪之问,一方面是中国已经培养出了杰出的人才,却没有把他们很好地利用,钻石再闪耀如果掩埋在黄土之下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放出光芒的,还有就是让已经培养成的杰出人才流失,留学而不归来,岂不是人才的流失。一个可悲的现状就是留学生不再成为海归,而是落户他国,加入他国国籍,我们可以看到以华人的身份获得过国际大奖的科学奖比比皆是,这值得我们再次思考。

作一个合乎情理的预见,在中国未来十年,就业形式将会越加严峻,如果不及时改善就业供需之间的矛盾,那么中国的教育将会失败。将会以每年培养一支失业大军而结束,并且将会酝酿出一场因就业问题而产生的社会动荡,情节一般些可能会发生空间规模的游行示威,如果情结严重点将会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工人大罢工与武装运动。

 

打赏 赞(0)
微信
支付宝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描二维码打赏

支付宝二维码图片

支付宝扫描二维码打赏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