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田彻也描画悲剧人生

G:2012新版式文化
更多石田彻也的作品

    图:石田彻也一九九七年的作品《健身器材》

高古轩画廊(香港)正展出石田彻也(Tetsuya Ishida)色调冰冷、内容“失落”、蕴含寓意的作品,这位一生带?悲剧意味的画家的作品,是首次在日本以外的地方展出。

石田彻也一九七二年生于日本静冈,是家中么子。他的爸爸是一位议员,妈妈是家庭主妇。他小时候,父母曾期望他成为一名化学家,但那并不是他的理想。可这种来自长辈或社会的压力,成为他后来绘画创作的母体。一九九六年,他从武藏野美术大学毕业,专业是视觉传播设计。父母不理解他选择艺术,故拒绝给予他经济援助。他曾在多年后接受访问时以略带自嘲的语气提到这件往事。

反映日本“失落十年”

大学毕业,他与好友合开一间小公司,专事製作艺术电影。可偏偏,他们锐意创业的时候碰上日本经济泡沫爆破、由八十年代的经济高峰期急降至九十年代的萧条期,公司为维持生计,不得不将主业改为数码图像设计。一年后,石田彻也离开公司成为自由身艺术家,后来的几年里拿了些奖,在日本国内渐渐有了名气。不料,正在事业的上升期,他被突如其来的一场车祸夺去生命。二○○五年五月,三十一岁的石田彻也在町田市被一辆疾驰而来的火车撞倒。而有关他的突然逝世,是意外还是自杀,耐人寻味。

石田彻也短暂的生命像一场悲剧,而他的画作,也是灰白等冷色调为主。正如高古轩亚洲总监Nick Simunovic所说,反映了日本经济大受打击“失落十年”的种种境况。个体在那些冰冷色彩和畸形金属体的遮挡或“阻碍”下,无不满脸忧伤彷徨。比如那幅一九九九年的《等待机会》,画幅中看似一间病房,其实那床都长了一个“铁盒子”的模样,好像现代社会流水线上批量生产出的怪物。人呢,被“困”在金属的冰冷的世界里,找不到方向。

“自画像”反讽现代人

这种“失落”,个体面对环境以及自身的失落,与当时日本的社会和文化环境深深契合。画中的“金属”病房,长了“机械手臂”的西装男子,以及汽车中钻出的濒死的鳄鱼,莫不透出残酷与冰冷的意味。

可石田彻也自己说,他希望这些“自画像”是对现代人的反讽,而且是“可以令人笑”的反讽。

其实,参观者并不能从石田的作品中看出任何“搞笑”元素,似乎说“怪诞”更合适些。看多些石田的作品,会觉得它们和高古轩代理的另一位亚洲艺术家曾梵志的“面具”系列有些相像——画中人都面无表情,被置于各种荒诞的充满后现代元素的环境中,显得格格不入。

石田彻也近年在拍卖市场的行情也渐长:二○○六年,他的“Untitled 2001”在香港佳士得拍卖上的估价在六万到八万元间,可二○○八年,这幅画卖到了二百九十万元。二○○七年,石田的家人将他的二十一幅作品捐给静冈县美术馆作永久收藏。今次高古轩展出的十三幅作品,全部来自私人收藏。

展览正在高古轩画廊(香港)展出至十二月二十一日。查询可电二一五一○五五五。

 

本文来自 大公网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